特靈空調維修中心

體育

當前位置: 首頁 > 體育 > 賽事被按下暫停鍵后 體育保險浮出水面

賽事被按下暫停鍵后 體育保險浮出水面

  賽事被按下暫停鍵后 體育保險浮出水面

  像一艘巨輪擦過冰山。3月底,東京奧運會“延期而非取消”的決定讓曾多次承保奧運會的德國慕尼黑再保險集團松了口氣,據媒體報道,如果奧運會取消,該公司將向國際奧委會賠付5億美元(約35億元人民幣)。

  隨后,2020年溫布爾頓網球公開賽因新冠肺炎疫情取消獲賠1.41億美元也成為體育海面上的大事件——在2003年SARS病毒肆虐后,為規避疫情帶來的不確定性,溫網每年投入200萬美元購買“全球大疫情取消險”。如今,這一舉措讓溫網顯得頗有前瞻性。可保險公司面臨了新課題,據英國《每日郵報》報道,全英俱樂部首席執行官理查德·路易斯近日表示,疫情尚未結束的情況下,明年溫網想再次通過購買保險來規避財務損失的風險,已經變得不再現實。

  震蕩的余波讓匿于水下的冰塊浮出水面。以賽事取消險為代表的體育保險就是這塊露出水面的浮冰,借著海面的震蕩浮出,強力“闖”進國內大眾的視野。

  是剛需,也是盲區

  購買相關保險早已是歐美成熟體育賽事應對商業風險所采取的措施,在一些成熟的賽事取消保險產品中,除惡劣天氣、意外事故等選項,連賽事核心人員缺席等風險也會被考慮在內。這類保險屬于行業定制保障,涉及責任條款較復雜,保費相對較高。

  可對仍處在體育產業發展初級階段的國內賽事運營公司而言,“知之甚少”和“保費太高”成為橫亙在他們與賽事取消險之間的門檻。

  “拉贊助、確定轉播,辦賽方投入較大,本來就賺不了什么錢,如果還要承擔那么高額的保費,確實力不從心。”中國平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副總經理陸新宇介紹,國內關于賽事取消險的定制依據參考于“活動取消保險”,不囿于體育賽事,“只要涉及轉播權、跨地區等條件的活動,都是有興趣來投的,但就上海而言,目前真正花錢來投的,10個手指頭就數得過來。”

  “即便因疫情經歷了動蕩,也不會馬上激發賽事運營方對賽事取消險的需求。”在中體保險經紀公司行政總監羅陽看來,疫情過后,更多體育產業從業者會聚焦生存問題——“怎么活回來”,而“先花錢后才能看見價值”的保險很難在選擇之列,更別提一般不在預算內的賽事取消險了。背后的原因,除了現實困難,也與大眾對于“體育保險”甚至“保險”的認知不足有關。

  據羅陽介紹,目前,國內馬拉松、登山戶外運動及冬季運動、群眾健身項目這類參與人群廣、市場開發好的體育項目受保險公司關注較多。以近年在國內取得爆發式增長的馬拉松項目為例,記者粗略統計,部分人壽保險公司和財產險公司均推出了針對馬拉松的保險產品,投保方式多為保險公司贊助或團體統一購買,而在馬拉松賽的贊助商名單中,保險公司也是常客。

  早期,一些賽事公司在遭遇跑者猝死和意外傷害事件后,對自身賠償能力陷入迷茫,“不知道該準備多少錢,準備多少人份,遇集體性賠付怎么辦?很快,保險成為賽道剛需。”資深跑者孫偉是醫路奔跑跑團成員,也是一名外資人壽保險公司從業者,他經歷過保險在賽道上從“可有可無”變成“強制要求”的過程,也見證了保險公司與賽事磨合后,完善產品、調整免責條款的過程。“最初關于馬拉松的保障內容就是意外傷害和意外醫療責任,但隨著比賽興盛的頭幾年,賽道上出現猝死等意外情況,保險公司就新增了突發急性病身故和急性病醫療兩項。”孫偉表示,“但還缺乏統一的標準和口徑,發展還在初級階段。”

  當賽道剛需遇上賽事影響力對保險公司的吸引,贊助就成為二者合作最常見的方式。只是,蜜月過后迎來的終是柴米油鹽的日子,保險公司期待的不僅是提升品牌知名度,更期待借此提升機構和個人對保險的認可及購買力度,可贊助漸漸成為慣性,讓不少運動項目管理單位、賽事運營公司形成依賴,難以對體育保險產品的發展和創新起到積極作用。保險公司的體驗也欠佳,某保險公司負責人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表示:“能感覺到機構和個人有保險需求,但給的條件都不是很好。”該負責人表示,“上來就談贊助,想省錢”的狀況也存在于包括籃球、足球等其他體育項目的合作中,體育伙伴對保險的認知和保險公司所期待的回報之間存在落差,“贊助的本意肯定是支持運動發展,但今年送給你,也希望未來你會主動來買,不可能一直送下去”。

  改變注定漫長。孫偉表示,目前,意識到保險剛需的更多是辦賽者而非跑者,包括醫生跑者在內,周圍很多跑者對保險仍持中立或“不需要”的態度;對保險有積極認可的跑友,大多有家庭和孩子,“為人父母后對保險接受意愿更高,即便如此,也不乏很多家庭只給孩子買保險、自己沒有投保”。

  羅陽在體育保險產品的創新過程中發現,大部分運動愛好者或跑者只有在參賽時根據組委會要求才會購買保險。日常訓練時的保險保障幾乎無人問津,即便這類保險既能保障日常訓練,也可以作為參賽所需保單提交,但還是缺乏吸引力。調查中,一個不購買的理由十分普遍“我自己跑步能有什么風險”?

  呼喚專業性,期待強舉措

  對體育風險管理與體育保險專業性的忽視正是羅陽對體育保險發展現狀的擔憂。“2008年奧運會后,不少保險公司開始關注體育行業,通過贊助等形式進行接觸。如今,缺乏體育保險產品的‘坎’已經過去了,新的‘坎’是大眾對體育保險缺乏認知,尤其體育從業者對于體育風險管理工作不夠重視。這樣的心態下,誰在意體育保險的專業性?”

  據羅陽介紹,體育保險產品的研發基于需求與運動風險數據積累,專業數據積累時間越長,越有利于保險產品的開發,也更容易促使保險公司了解體育風險,從而真正踏入。目前,跆拳道、游泳、自行車、綜合體育場館、老年人體育運動、冬季運動項目等綜合體育專項保險產品的積累和提升較為持續。

  以跆拳道為例,作為國內第一家專門從事體育保險的經紀公司,中體保險經紀公司與國家體育總局拳跆中心、人保財險在2005年一起研發推出首支跆拳道專項保險產品,“當時國內還沒有體育專項保險。”羅陽介紹,隨著市場需求的變化,產品從專業運動員的意外險擴展到道館的責任險,如今已細化到教練的意外傷害險和職業責任險,等等,“這些都是基于該項目15年來理賠、承保數據及市場深度接觸下不斷開發的。”

  遺憾的是,體育保險領域能迎來產品細化和創新的項目仍有限。機構和個人對保險的認知盲區讓需求長期潛伏,無法給保險公司的險種開發帶來刺激,有時,甚至有反作用。

相關信息: